微推理小说26:打抱不平的后果 推理小说
微推理小说26:打抱不平的后果
杨浩是个热血青年,喜欢打抱不平。今天刚走过街拐角就撞到了一个女孩,女孩惊慌道:“救命,有人追我!”说完就跑了。杨浩想告诉她那方向没路,没来及开口就被四个男青年推开。杨浩立马反应过来这些就是女孩说的人。看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女孩恐怕……杨浩不禁担忧。果然,四个青年将女孩围起来,逼近了墙角。杨浩急中生智,躲到一旁,一旁,用手机调出电影中枪战的片段。只听见几声枪声响起,杨浩配合枪声喊道:“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投降吧。”四个男青年愣了一下,女孩趁机逃走了。杨浩看见女孩已经脱险,转身正想逃走,不料飞来一脚将他踹飞。四
阅读全文
微推理小说25:可怕的艾滋病 推理小说
微推理小说25:可怕的艾滋病
(1)女孩用颤抖的双手接过检验单,“医生,我真的得了艾滋病?”她带着哭腔问。医生沉默地点点头。女孩瞬间觉得世界崩塌了。她不甘心的咬咬嘴唇,留下了眼泪。 (2)“爸爸,艾滋病是什么?我会死吗?”5岁的男孩用稚嫩的声音问道。他父亲轻抚了一下孩子的头,温柔的说:“不会的,睡吧,乖孩子。”“漂亮妈妈在哪里?我好久没见她了,我想见妈妈。”父亲面色一沉,叹了口气:“妈妈去买你喜欢的玩具了。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医生,来一下!”护士叫道。父亲应了一声,将两份检验单放进口袋,向外走去。 (3)胡天栎望了眼前的男人
阅读全文
微推理小说24:拾金不昧的巧遇 推理小说
微推理小说24:拾金不昧的巧遇
欧阳天是个“烂”好人。他喜欢帮助别人,但有个特殊的爱好,就是喜欢看别人感激他的样子。所以当他捡到这个公文包的时候,并没有马上还给它的主人。尽管他已经看见那个中年男人在焦急的寻找。欧阳文在等,他知道当中年男人的焦急达到临界的时候再将包还给他就能得到最大的感激。欧阳天估计男人大概是个商人,笔直的西装配上干净的短发,外表很严肃。欧阳天估计好了时间,假装刚刚发现中年人般地将包物归原主。中年人果然大为感激,并表示要给欧阳天一些钱。欧阳天想都没想就谢绝了,他的目的不是钱。但当他看到男人右手无名指上的金戒指时,不禁有些
阅读全文
微推理小说23:诡异的谋杀 推理小说
微推理小说23:诡异的谋杀
吴风偷偷地潜进了一间破旧的房子里,雇主要杀的人此刻正在收拾东西。那是一个七旬老人。吴风知道老人的妻子和孩子都得了白血病,现在在医院治疗,老人一会就会走,必须赶快动手。他不知道雇主为什么想要老人的命,这不是他所考虑的,他只关心雇主付给他的十万元。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吴风干净利落地收割了老人的生命。他没有听到的是,老人临死前轻轻说了声“谢谢”。
阅读全文
微推理小说22:张颖与白雪 推理小说
微推理小说22:张颖与白雪
林燕可以感受到白雪的恐慌和憔悴。白雪不但目睹了张颖的死去,而且还在张颖的尸体旁呆了两天!换作常人早受不了了,当**和林燕破门而入时,白雪趴在尸体上瑟瑟发抖,眼里充满了无助和恐惧。如果张颖还活着,一定会很伤心,她生前一直将白雪当成自己的妹妹。“尸检结果出来了!”**推开门:“是白雪杀死了张颖!”“不可能!”林燕掩嘴叫道。**面色沉重地说:“张颖死于―鼠疫!”
阅读全文
微推理小说21:杀手的对决 推理小说
微推理小说21:杀手的对决
冷月是组织内的杀手,不过这次的任务不是杀人,而是监视夜月辉。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个窝在沙发里喝酒看电视的颓废少年,在组织的黑名单上竟然排第一位。夜月辉小时候父母就离婚了,母亲带着哥哥出了国。父亲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夜月辉似乎完全继承了父亲,整天混在酒吧里。即便如此,冷月仍不敢小视。组织最近处于关键时期,黑名单上的人都要盯紧,必要时可以干掉。他已经盯了夜月辉三天,这三天中夜月辉不是在酒吧喝酒就是在家看电视,更多的时间是在睡觉。一切都在冷月的监视中。望着沙发上打哈欠的少年,冷月用特制的通讯器向组织汇报情况:“第
阅读全文
微推理小说20:曾曾祖母的礼物 推理小说
微推理小说20:曾曾祖母的礼物
苏吉瑞在祠堂内折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那个盒子。曾曾祖父和曾曾祖母的爱情在家族内被传为佳话。其中那些轰轰烈烈,感天动地的情节苏吉瑞已记不太清楚。唯一记得的是在给自己的母亲处理完后事后,曾曾祖母曾托人给在外打仗的曾曾祖父送了一件礼物。可惜曾曾祖父在收到礼物前就已战死沙场。曾曾祖母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立马自杀殉情了。那份礼物,也就是苏吉瑞手中的盒子,被作为爱情的见证封在了祠堂中。苏吉瑞激动地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把封利的宝剑。苏吉瑞拿起剑,忽然手心一阵刺痛,一滴黑色的血落在了地毯上。­
阅读全文
微推理小说19:班级里的小偷 推理小说
微推理小说19:班级里的小偷
缪阳望着桌上叠着的十本不同年份的优秀教师证书,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盖着大红印章的纸。最近班里出现了一个神通广大的小偷,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几乎将班上所有的骇子都偷过了一遍,而且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即便缪阳整晚盯着教室,第二天一早还是会有孩子的东西被偷。缪阳对小偷是又恨又无奈。即便如此,却没有一个家长怪他失职,这让他更加内疚。他望向手中那获得批准的回城申请书,下定决心般地将它撕个粉碎。敲门声响起,缪阳打开门,全班的孩子都低着头站在门外。­
阅读全文
微推理小说18:妻子的失踪 推理小说
微推理小说18:妻子的失踪
又是清明。楚天扬跟着余家人去给余韵菲的奶奶上坟,而妻子余韵菲并不在身旁。她已经失踪了一年。一年前楚天扬跟随着新婚妻子余韵菲去参加她奶奶的葬礼。轮到他们两人守灵的时候,楚天扬上厕所回来时发现余韵菲已不见人影,只留下一张纸条说有事要办,然而这一离开就是一年。“叔叔…”余家最小的孩子拉了一下楚天扬的衣角。“奶奶很伤心…”“为什么?”楚天扬不解。“我听见了!”孩子惊恐的说:“那晚我想去看奶奶,听见奶奶在大盒子里哭!”楚天扬一惊:“你有没有和别人说这件事?”孩子摇摇头。楚天扬微笑着摸摸孩子的头:“真是…好孩子啊。”
阅读全文
微推理小说17:华山的对决 推理小说
微推理小说17:华山的对决
陆小凡和星辉月要在华山之巅对决,这两个人的剑术在江湖上已经可以横着走了,胜负难料,因此这一天大家都往华山跑。陆小凡想要快点结束这场对决,因为他约了个美女去吃饭。两人的打斗十分精彩,众人的叫好声不断。小凡按计划挡开了一剑,下一回合他会让星辉月的剑刺向胸膛,他穿的金丝甲刀枪不入,在星辉月吃惊的时候就可以按计划一招了结他。然而星辉月的剑真的穿过了他的胸膛。陆小凡和星辉月同时露出吃惊的神色。陆小凡痛苦的叫道:“这把剑…是真的…”最后一刻,他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 ­
阅读全文